广播碎锦


+ 《过时的“敌情通报”》∷详细阅读∷
     文革后期,大约是74—76年间,我下乡那一带的上空活跃着一个神秘而又令人困惑的广播电台:中国人民解放军红星广播电台。

+ 《罗刚细述电台风波》∷详细阅读∷
     绝大多数人知道罗刚这个名字,是在网上论坛或是网友互传。而在传统媒体中,对这个湖南人和由他身上引发的一场轩然大波几乎只字未见。即便在记者前往长沙采访时,有关官员在私下对罗刚表示同情之余,仍然说:“过了这么久了,我看没必要报道了吧。”

+ 《乱世显忠良》∷详细阅读∷
     “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按照初样正在加速研制之中。然而,每前进一步;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干扰。林彪、江青对第一颗人造卫星工作频频插手,企图把人造卫星当作他们的一份政治筹码,成可邀功,败则倭罪,居心叵测。让“东方红一号”卫星在太空高唱《东方红》,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强加给科技人员的。

+ 《永不消逝的电波》∷详细阅读∷
     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上映几十年来,地下工作者李侠的形象曾教育影响了无数观众。这个由真人真事改编成的故事片,就取材于党的地下电台工作者李白的事迹。他是隐蔽战线上的英雄,其革命气节及忘我的奋斗精神一直为后人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 《年轻声音吵醒广播天空》∷详细阅读∷
     如果说生活中的语言在踏入广播门槛之前都要经过漂洗、规范,内容都要符合一定模式,那么广播如何反映真实生活,怎么展现生活的多姿多彩、无奇不有?这个问题资深广播员也未必能完美解答,更何况是这群不过有数月兼职经验的年轻人。

+ 《声震长空剧情介绍》∷详细阅读∷
     《声震长空》是第一次将延安新华广播电台搬上银幕的影片,该片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座广播电台——延安新华广播电台的创建过程和发展历程为经,以中国革命不同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为纬,全面、准确地反映了党的新闻喉舌——人民广播的创立和其初期发展演变的轨迹。

+ 《下次我们去哪里》∷详细阅读∷
     这篇文章是业余无线电家Martti Laine(OH2BH)出版的小册子“WHERE do we go NEXT”的序言部分,讲述了一名资深无线电爱好者对DXpedition的理解与感悟。虽然说的是HAM圈子里的事儿,但对所有迷恋电波的朋友而言,都是一篇值得拜读的好文章。

+ 《我与收音机》∷详细阅读∷
     邻家的孩子不解地问:叔叔,你家怎么这么多收音机?本人则笑答:叔叔与收音机有缘分呀。

+ 《黑暗给我宁静的心》∷详细阅读∷
     吃完饭,回到寝室那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各人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听收音机。我最爱听历史小说,每天中午都要听上一段。真要感谢收音机的发明者,对于我们这些盲人,它就像一本有声的课外书。

+ 《第一次进广播电台播音室》∷详细阅读∷
     我第一次进入广播电台的播音室是在1987年。那年的5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间半小时》的记者崔永元打电话给我,他说该节目时常收到听众关于要求采访我的来信,希望我能去广播电台录制一个节目,以满足听众的要求。我答应了。

+ 《永远不老的声音》∷详细阅读∷
     在葛兰、夏青朴素的家里,我采访了典雅的女主人。葛兰的声音平和,但却有着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 《我们的油印小报》∷详细阅读∷
     每天晚上一到宿营地,小施就赶紧支起帐篷准备收音,她把抄收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纪录新闻整理后,交给我们刻写。西藏离北京遥远,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射的功率也小,电波经过千山万水,才能传送到我们这里,加以高原气候恶劣,风沙大,经常受到干扰,收音机里不断发出砂砂声,即是夜深人静,讯号还是很微弱。

+ 《我的“电台情结”》∷详细阅读∷
     高中的时候,在放学以后,我喜欢用漂亮的小篮子满满地装着唱片到学校的广播间里,在鹅黄的灯光下做节目。我带着耳机,坐在主播台前面,面对着复杂的操控机器,却如此自然而从容,因为我可以想象我的声音并不是贴近那一支冷冷的麦克风的,而是很多、很多人的耳朵。

+ 《寻找广播情结》∷详细阅读∷
     昨天我跟我的朋友“大头”聊天,说起今天要录的节目,他说:“电台不、不,我从来不听,我只是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听听交通路况”。我就问他:“五年前,当你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有没有在一个深夜里头,听到你同学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那个主持人说的话,跟她(他)放的那首老歌,让你辗转反侧、不能成眠”。他说:“没有”。我又问他:“那么十年前呢?在你的少年时代,有没有在一个黄昏,在你漫不经心调动收音机的时候,短波里传来台湾电台的声音,中广流行网或者亚洲之声,那个隔了海的声音,也让你觉得无比亲切。”他想了想,说:“没有”。我说:“那么十五年前呢?当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没有某个下午,一边听小喇叭广播,一边用蜡笔画出来,你想象中那个主持人的样子”?他想了想,说:“有”。

+ 《SETI:无线电波的搜索》∷详细阅读∷
     “什么叫顶级火腿你知道吗?/顶级火腿就是玩腻了地球台/用射电望远镜呼外星火腿的那种/所以,我们做HAM的口号(儿)就是/冲出大气层,直奔银河系”——《大腕》HAM版

+ 《消失在电波中的林白》∷详细阅读∷
     一位“人生热线”的忠实听众说:“每个星期天的午夜,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收音机调到调频828千赫,听听他的声音,和他的那些人生理论,林白,在我心目中,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理想主义者,就象他主持的充满人情味的‘人生热线’,可惜,几个星期前,他突然消失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

+ 《BCL的另一种体验——幸会澳广刘江老师》∷详细阅读∷
     当我在e-mail中得知澳洲广播电台中文部的刘江老师就中澳建交30周年要到上海进行为期三天的采访,并邀请我就对澳大利亚的了解进行简短的采访。我就一直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要知道,我收听澳广的经历才两个多月,就能幸会到刘老师!着实让我惊喜!相对有着多年甚至几十年澳广收听经历的同好来说,我既感到幸运又略带一丝不安。

+ 《收音机一代》∷详细阅读∷
     我爱开着收音机过日子,有时候和看电视一起开着收音机。听着收音机的声音,很奇怪,我有一种安全自在的归属感。迟迟发现着自己,我是不是属于这样一代人:“收音机一代”。以我定义的这代人包括的范围:从广播发明的本世纪初跨到世纪末。

+ 《我和收音机》∷详细阅读∷
     非常偶尔的,曾经把亚洲之声调出来,四个主持人的声音老了,没有了任何激情,但是我还是非常激动,毕竟这就是凭据,至少我可以告诉自己,旧时的记忆都是真的。

+ 《我的广播秘密心情记事》∷详细阅读∷
     没有终端机的连接,不用邮差的传递,也不需把电话线烧坏,他与我的相遇,只要一个指令──扭开收音机。缀满星斗的寒夜,一个温暖优雅,从容不迫的语调,融化凝结在房中的孤独,瓦解心底冷漠的霜;爽朗的笑声,带着善解人意的敏锐,轻而易举化开,十六岁爱强说愁的郁闷;他的阳光撒满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带着甜甜的微笑敲开我的心门。

+ 《广播主持人的克星》∷详细阅读∷
     有人曾问我:“做现场时,遇到陌生的行业或来头大的人,你难道不紧张吗?”其实,陌生是可以克服的,只要我在事前详细的做好功课;来头大的人也不怕,因为真正的大牌都很熟悉自己应该用何种姿态出现在大众媒体上,他们懂得为自己加分,也为媒体加分。会让我心跳加速、头皮发麻的来宾不是这两者,而是……

+ 《打开你的RADIO》∷详细阅读∷
     我们都希望,用我们的声音和我们的努力,让奔波在这个城市中的人们找到一种让他们可以舒展眉头的微笑。

+ 《广播员的故事》∷详细阅读∷
     “那条短短的电话线路关系着两个人的生命。”玛霞说,“她的生命——和我的生命。听到那么多的烦恼忧愁,你不能不热爱人生。”

+ 《亲历美国之音》∷(1—2)∷(3—4)∷(5—6)∷(7)∷(8)∷(9)∷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搭机前往华盛顿,当时的美国飞机还远不象今天这样能深远地引起大众风声鹤唳,那一时期的前后半年多时间里我正在制作一个系列电视访谈的先期预访,但在我内心深处,华盛顿此行还怀揣了纯粹的一件私事。我这私事,事关美国之音。

+ 《对美国之音一则报道的技术分析》∷详细阅读∷
     在这短短300字的报道中用到的技术有:暗示、逻辑圈套、对语句进行模糊处理、似乎无心的遗漏、对常识的巧妙应用以及看上去象是无意识的错误等等。可以说美国之音对这种技术的娴熟掌握、巧妙而高超的应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 《可恶的美国之音》∷详细阅读∷
     我现在无论做什么事都尽量从正反两方面考虑的思考方式也许就是被敌台训练出来的呢。再看我们国家,高速列车开了、因特网联了、WTO也就要入了,这也没被骂坏呀。可见,只要政府有魄力、人民有实力,时不时被人骂骂,还会激发肾上腺素分泌,提高应激能力呢。

+ 《我进入了加拿大国家广播学院》∷详细阅读∷
     中国广播人柯音考进了著名的加拿大国家广播学院(NIB),成为这所学院历史上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

+ 《我说乡下英语》∷详细阅读∷
     正儿八经学起英语来可使我开了眼。尤其是学着知道听多波段的收音机,知道VOA电台了。我如获至宝,毫不迟疑,义无返顾地跟着那“原汁原味”的美国音学了起来。赖父亲所赐,本人舌头根子不是太硬,因而很快就知道如何让舌头打着圈嘬美国腔了。

+ 《空间科技与人类文明》∷详细阅读∷
     这篇文章的主题并非广播,但萧佐教授却用生动的语言深入简出地介绍了电波传输的知识以及一些无线电掌故。

+ 《象林冲那样歌唱》∷详细阅读∷
     我最早认识林冲便是在收音机里。当时他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出现,而一个少年英雄的成长则以他为薄淡的背景。那个少年英雄叫做岳飞,等他长大了,他会手握长刀,马踏贺兰,雕像一般地矗立在我们的视野——哦,是耳朵里。我在收音机里听着他渐渐长大,顺便的,我们记住了一个叫林冲的人。那个叫林冲的已经死掉了,他和岳飞有一个师父,同样的武艺;但他没有岳飞那么大的成就。后来他成了一位著名的强盗。

+ 《一辈子的好朋友—汉声电台》∷详细阅读∷
     曾经陶醉在板娘、欣欣、二尹、小的迷人声音中;也有过在午夜梦迴里,听范俊逸大哥拿着吉他自弹自唱,以及聆听西洋老歌、校园民歌的时光;也曾享受过宋铭大哥的百老汇舞台剧及古典音乐;也曾和邵文心、陈超明教授、秀静姊在时空中一同欣赏文学之美;在于萱姊、朱玲姐的节目中学习成长。记得曾藉着收音机和朱玲姊一起“与葡萄酒、每食有约”,也遍尝中国饮食红楼梦宴、金瓶梅宴;欣赏雕刻艺术,畅游各国博物馆;跟着林宗岳老师在节目中爬山登古道;随着领队们也疯狂的神游到世界各国海天游踪一番;散步台湾历史了解各乡各镇开发史及民俗风情;更同慈文老师谈心,沉淀心灵,彼此在生活中让心情急转弯一下,悠游自在。那种感觉就像是每天在这广播世界里寻宝,身在其中浑然忘我。很高兴能与朱玲姊及所有在同时间一起听节目的人,一起飞翔在时空中,一起欣赏艺术,如果现实生活亦如此,那岂不是快意人生。

+ 《域外怀旧录——自新大陆》∷详细阅读∷
     我第一次完整地欣赏《自新大陆》是在内蒙古的一个村庄中。那是一九六九年的初夏,虽然萨满教一般的忠字舞搅得昏天黑地,但是这里天高皇帝远,干扰电台鞭长莫及,能说实话的电台便成了大家的最爱。于是一时间短波收音机十分抢手,回北京最大的一项任务就是选购收音机,其热情绝对不亚于前些年出国购置大件电器商品。但表面上自然还是说为了及时听到政府的声音,众人都是心照不宣。现在回忆起来,我们大家直到如今也还不大习惯说实话,应该是那个时候养成的毛病。《自新大陆》是我从《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里听到的。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把收音机带到野外无人的田野上,把音量尽量开大,雄浑的旋律真是可以使人如醉如痴。爱屋及乌,《德国之声》有恩于我们,于是我就坚持收听它的德语教学节目 GUTEN TAG。谁知这无心的栽柳后来却能助我一臂之力走出困境,乃是后话。

+ 《小喇叭开始广播了》∷详细阅读∷
     1956年9月4日,第一个面向学龄前儿童的广播节目《小喇叭》飞进了千家万户,广播时间一到,家家户户都传出“哒嘀哒、哒嘀哒”的乐曲和稚气的呼声:“小喇叭开始广播啦”。

+ 《饥饿里的小阳春》∷详细阅读∷
     现在,吴家兄弟居然用矿石机收听到美国之音了!

+ 《与你同行在音乐之林》∷详细阅读∷
     我喜欢广播。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常常透过收音机后面的透气孔向里窥探,期望着某一天能看见那些唱歌跳舞讲故事的小人,他们就躲在一棵棵“灯树”后面,随时会向我露出亲切的笑脸。那是一架上海产的“美多”牌收音机。后来,酷爱音乐的父母花大价钱买来了一架很大的、在六十年代属于奢侈品的“卫星”牌收音机,它有一个晶莹剔透的绿色指示灯,形状就像剧场中的大幕一样,如果调谐得好,“幕”就张开得很大,声音也就格外好听。我的好奇心又转到了这一幅华丽的“幕”上,常常边听音乐,边凝视着它,盼望着会有小人从幕里面走出来。就在这永不气馁的企盼中,我熟悉了许多音乐作品,和许多播音员的声音。

+ 《听春节序曲》∷详细阅读∷
     春节期间,“敌台”在介绍中国的交响乐,首先播放的就是《春节序曲》。啊,久违了。我的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情不自禁地拔下耳机,尽量把半导体的音量播大。电波干扰的噪音非常之响,但盖不住《春节序曲》的扣人心弦音乐。一团漆黑的宿舍中,另外几个也把半导体的耳机拔掉,哥儿几个都在不约而同地在听《春节序曲》。大家都纷纷把各种各样的半导体收音机拿出来,调到那个“敌台”。这曲调穿过漫漫冬夜,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起伏、激荡。啊,那感觉真是美好极了。这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但只要回忆以往,此情此景仍历历在目。

+ 《70年代的童年》∷详细阅读∷
     8岁那年,父亲送给我一台红灯收音机。山院山高路远,收听效果很差,白天只能收到一个江西台(山院与江西接壤),其中电影剪辑、尤其是单田芳和袁阔成的评书让我痴迷不已,为了不至于错过每天中午的12点首播,放牛砍柴时身上揣个闹钟,一接近12点便十万火急往家里赶。其它台一律乱哄哄的,里面好像有玻璃在炸裂,有瓶子在破碎,播音员的声音极其微弱,气喘吁吁,好像刚爬完一座大山,大病初愈似的。到了晚上,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但几个播音员总是在里面吵嘴打架,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热闹得像下课的教室;一过10点尤其是12点以后,则变得异常清晰,嗲声嗲气阴阳怪气,大都是女人的声音,乍一听,让人起鸡皮疙瘩,多听一会,蛮中听的。这就是敌台,也就是所谓的"修正主义声音"。

+ 《收音机》∷详细阅读∷
     大排挡里的人寥若晨星,甚至有一位姑娘摆着功课在大厅里做,要了饭,我将收音机轻轻打开,我渐次将自己的心态调整成一位老人了。

+ 《难忘的广播》∷详细阅读∷
     “我最早大概是从70年代初开始听广播的,记忆中曾经听过无数电台广播,一些经历至今仍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