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本DXer会晤—Jim Solatie在东京

原作者:Jim Solatie / 英文原文刊载于DXing.info网站

     在2001年的夏天,我获得了一个访问东京的机会。公干之余,我很荣幸地会见了一批当地的远程接收爱好者。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在一起聊共同的爱好,还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海味料理——当然,风味绝佳的日本米酒也是少不了的!美酒的诱惑令人贪杯不已,以至于我无法完全回忆起并记下交流的细节。 回国后,我继续通过互联网与Hideki Watanabe、Tooru Gouhara和Takashi Kuroda诸君进行了切磋。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分享他们的心得吧!

     Jim:请您先做个自我介绍。

     Hideki:我名叫Hideki Watanabe,今年36岁,目前单身。我现在在东京的一家公司负责健康食品业务。1979年,我开始收听短波广播,1980年,我正式投入了真正意义上的DX运动。刚开始时,我主要收听拉丁美洲的电台,当我搬到海滨的一个城镇居住后,又开始了中波的收听。从那时起,我集中收听过拉丁美洲的短波电台、北美与东南亚的中波电台。但是,自打我搬到郊区小镇安家后,进行中波的远程接收就变得困难重重了。

     Tooru:我是Tooru Gouhara,今年40岁。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现在在一家公司里从事电子、电器零件、塑料、化学药剂、劳保器材与相关装配业务。

     Takashi:我名叫Takashi Kuroda,39岁,单身。平时我住在东京并为一家跨国糖果销售企业工作。1975年,我开始用一台Sony ICF-5900收音机收听短波电台。现时,我对UTE信号,尤其是数模UTE信号的远程接收产生了兴趣。我是从1988年开始UTE的远程接收的。除此之外,我经常和同好们一起参加远程接收营队,到乡下接收中波与短波电台。我现用的设备有——接收机:Watkins-Johnson HF-1000A、Watkins-Johnson HF-1000、Icom R-9000、JRC NRD515与545、AOR AR7030Plus、Rohde & Schwartz EK890;解码器:Universal M-8000与M-7000 、Hoka Code30DSP解码器;Timewave DSP-599zx、DX-One Pro天线和一个天线放大器。

     Jim:你们是如何认识其他同好的?

     开始时,我们通过一个名为Niftyserve的BBS交换无线电硬件信息,Takashi Kuroda是除英国以外日本第一个拥有AOR AR7030的烧友,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他是在东京。彼此相识之后,我们决定创建一个称为“AR7030 Ni Hohozuri Suru Kai”(大意是“喜欢贴面感受AOR AR7030的爱好者俱乐部”)的组织。从那时起,我们陆续发展了20名会员。

     Jim:你们享受DXing的主要途径是什么?

     Hideki:我喜欢享受捕捉到远程电台和测试自制天线性能的快感。我试验过环状、长线、菱形等天线。最近,我喜欢上了K9AY天线。在我看来,这种天线的定向性能简直棒极了!

     Tooru:远程接收菲律宾与泛太平洋地区的中波、收集中短波电台的QSL卡、维护一个DX网站、展示QSL与其他图片、与同好交流、参加DX远征都是让我乐在其中的活动。

     Takashi:我通常监听的是航空频率、海事与外交通信。我还喜欢听军情6处、中情局和其他情报机关的数字电台。我还喜欢收集转让的接收机。我拥有过Racal RA6790GM、RA6793A、RA1792、NRD240等器材。

     Jim:你们对哪些国家和地区最感兴趣?

     Hideki:我对菲律宾电台情有独钟。虽然有现成的官方频率表可参照,但它通常会有一些错误而导致你无法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此外,这些频率表上总有不少空白有待用新发现来填补。

     Tooru:接收跨越大洋的美国、加拿大中波信号是我的兴趣所在。虽然我的收听报告是用蹩脚的英文写的,但那里的电台仍时常给我以确认。

     Takashi:在中波的远程接收中,我对北美最着迷。至于UTE的DXing,我对欧洲较感兴趣,因为那里有许多外交通联。

     Jim:日本的中波频段如何,它是否被本地台的频率填满了,常受到干扰吗?

     Hideki:NHK的1套节目是全天24小时播音的,2套节目更延展了它的播出时间。韩语电台也是24小时播音,并且几乎没有空余的频道。不管怎么说,我认为中波的收听表现要取决于接收的区域。举例说明,你能在距离日本北部600公里的Iwate县Miyako市收听到大量的北美、南美中波电台。另外,在日本南部的冲绳岛,菲律宾电台的收听效果就要比日本的本土电台好得多。

     Tooru:是说日本的中波频段吗?简直糟透了。频段上塞满了日语、韩语、汉语与台湾闽南语的电台。我对这些地区不感兴趣。我的兴趣所在是澳大利亚、新西兰、太平洋岛屿与北美。我还对欧洲与中东的中波电台感兴趣。

     Takashi:自从一个大功率中波转发站在我的住所附近建成。要做中波的远程接收就几乎不可能了。

     Jim:请你们谈谈DX远征好吗?

     我们常在日本东部靠近太平洋的千叶县Hasumuma组织远程接收营队。那里是面朝海岸的门户,直对着东北与西南方。我们通常在那里待两夜。春天时,我们截收澳洲与东南亚的信号;秋天降临时,我们转而接收北美的信号。我们一边豪饮啤酒,一边截收电波,有时也喝朗姆酒、葡萄酒和雪碧。

     Jim:调频的收听情况怎样?在日本能听到哪些国家和地区的调频电台?

     情况好时,能听到澳大利亚(TEP传播)、菲律宾、越南、泰国、台湾、中国大陆、韩国、蒙古与俄国远东地区(ES)的信号。五月至六月间,这里每天都能收听到中国与韩国的调频电台。在日本,有时甚至能收听到美国阿拉斯加地区(注:靠近北极)的一些调频台。

     Jim:东京本地最棒的调频电台与中波电台是哪家?

     Hideki:我个人比较喜欢81.3 MHz的J-Wave电台面向中年人的节目。我不喜欢其他调频台,因为它们的内容主要面向年轻人。我也不听本地中波台,在我看来,它们的节目内容让人厌烦。

     Tooru:至少77.8 MHz的ZIP-FM与79.5 MHz的Radio i电台还不错。这些电台位于日本中部。Radio i对于生活在日本的外国人而言,算是最好的电台之一。1242 kHz的JOLF也许是最棒的日本中波台。许多年轻人喜欢听它的午夜节目。

     Takashi:我喜欢东京81.3MHZ的J-Wave电台,它的音乐节目很丰富,风格很像美国的调频电台。我还喜欢中波NHK-1电台的最新新闻。

     Jim:未来你们有何打算?

     Hideki:在未来,我将继续享受中波接收和参加DX营的乐趣。

     Tooru:我正忙于建设我的DXing网站。

     Takashi:我将继续UTE的远程接收。我还会尝试用个人电脑,比如用我的笔记本或台式机来处理信号、进行解码,用电脑进行远程接收让我很感兴趣。

     Jim:谢谢各位接受访问!祝愿你们通过这个神奇的爱好更多地享受美好人生。

饭桌旁的会师。Fresh sushi and sashimi keeps you on the road. From left Jim Solatie, Masao Takahashi, Takashi Kuroda and Hideki Watanabe.
Hideki Watanabe的兵器库。Hideki Watanabe's impressive range of equipment.
享用海味料理。Japanese DXers enjoying good food on a local dx-meeting.
Hideki Watanabe又发现了菲律宾电台。Hideki Watanabe catching new Philippino stations.
好马配好鞍,有经验的DXer更需要专业的接收机。An experienced DXer needs professional receivers - this is Takashi Kuroda's extensive shack.
这些都是中波接收的行家里手。Japanese AM experts on a DXpedition.
依依不舍地分手。Finnish and Japanese DXers meeting in Tokyo; from left Hideki Watanabe, Kenichi Tanaka, Masao Takahashi, Jim Solatie, Pia Solatie and their kids playing with the latest Japanese to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