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a Ronkainen(芬兰)

BCL经历:1971-2003

     Esa Ronkainen先生来自芬兰,目前在广西南宁学习中文。Esa今年47岁,当他还是一个15岁的少年时就喜欢上了DXing,并加入了芬兰的DX俱乐部SDXL。Esa当时在自家院子里的冷杉树上牵了一条15米长的天线。而父母的电子管收音机则成了陪伴他走上收听之路的“初恋情人”。

     不久,在Esa的家乡Vammala也成立了DX俱乐部。当时长途旅行远没有今天这样廉价而方便,于是通过小小的收音机来收听远方世界传来的声音,便成了Esa和他的DXer伙伴们最大的乐趣。Esa的第一张QSL卡来自BBC设在芬兰的转播台。为了积攒旅行费用,Esa坚持在每天上学前送报,并在暑期里到当地的工厂打工。1971年,他终于游历了英国的Torbay、德文郡和英格兰,并如愿以偿地访问了BBC在伦敦的总部:布什大厦。回国后,Esa买了第一部属于自己的接收机——Trio 59 DS。他对中波里的西班牙语电台和60米波段的拉丁美洲电台尤其着迷。

     毕业后,Esa在芬兰北部父亲的钢铁厂里工作。他把所有的收入都攒了起来,到美洲北部和中部旅行了三个月。他到加拿大的安大略游历了一个月,考察了当地印第安人的克里族与齐佩瓦族部落。对Kleio历史的着迷使得Esa来到芬兰西南的土尔库大学学习政治史。他很快就厌倦了学校里弥漫着的学究气,到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找了一份工作。Esa把不少钱都花在了当地的酒吧里,并开始写诗、办文化杂志。当他在法国遇见一位来自瑞士的哲学系学生后,他再一次离开了斯德哥尔摩。而那位女生,成了Esa的妻子。他们先是回了芬兰,后来又辗转到了瑞士的苏黎士。在那里,Esa白天在一家连锁店打工,晚上在苏黎士理工大学(Zurich technical university)社会科学与人文学系(Department of 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进修哲学、历史和诗歌。

     在瑞士,Esa买了一台新接收机:JRC NRD-525。萍水之恋很快就终结了,Esa再次回到了芬兰的土尔库。JRC的机器这时也出了不少问题,Esa只好再买了一部AOR的7030取代它,并一直用到了今天。

     最近两年,Esa一直对学习法语、俄语、意大利语和德语有兴趣。他原本准备到俄国去进修语言,但当Esa在网上邂逅了一位广西南宁的女孩时,他再次改变了自己的计划。如今,Esa在南宁学习中文,并在为完成马来西亚国际伊斯兰大学(International Islamic University of Malaysia)的论文作业而努力。当然,每天晚上,Esa Ronkainen先生总要坐到他的7030前,一如30年前的那个少年,在电波中寻觅自己新的梦想:)

     Esa Ronkainen是资深的DXer,并参加过多届EDXL年会。目前,他正为芬兰的DX杂志“Radiomaailma”撰写有关中国广播的稿件,如果您愿意帮助他,请写信给:esa_ronkainen@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