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远程接收理事会(EDXC)2002年会

原作者:Mika Makelainen / 英文原文刊载于DXing.info网站

     来自11个国家的DXer与来自8个国家的电台代表于2002年8月16-18日在芬兰参加了欧洲远程接收理事会(EDXC)的年会。作为本届活动的举办者,芬兰远程接收协会(FDXA)同期召开了夏季会议。借EDXC年会的东风,本次FDXA夏季会议的与会人数高达130人,创下了近年的新高。

     “DX Odyssey 2002”(本次年会的名称)是在芬兰西南部港口城市波里举行的。对每一个喜爱短波的人来说,波里都是一个十分亲切的城镇。位于波里的短波中心拥有芬兰广播电台(Radio Finland)的短波发射设备和全芬兰功率最大的调幅发射机,而它距离设在Spa Hotel Yyteri的会场只有15公里。

     承办会议的酒店位于芬兰风景最秀美的海滨。尽管风和日丽,正是享受阳光与海浪的最佳时节,然而大多数与会者似乎更情愿待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做DXing,或是留在闷热的会场里听讲座。

     与会者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准时赶到会议举办地。芬兰并不恰好位于欧洲的中部(芬兰位于北欧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国土面积有三分之一在北极圈内),而波里又不在芬兰的中心而是临近西海岸——从首都赫尔辛基到波里要搭4小时的汽车或火车(或者乘坐票价高昂的短途航班)。尽管如此,来自11个国家的DXer还是想方设法赶到了会场,最远的与会者是来自澳大利亚的Bob Padula,Gerald Kercher与Lewis Coulborn则从美国远道而来。其他的参会嘉宾来自欧洲各地。

测试接收机与天线


     8月16日星期五17:30,会议在一个简短的升旗仪式中拉开了序幕。首先对将在周末进行的接收机测试活动进行了说明。Martti Karimies、Tarmo Kontro和Vesa-Jussi Rinkinen为本次活动募集到了如此多的专业与准专业接收机,与会者将可以在周末时试用这些机型。

     这些接收机将在波里不算好的接收环境里接受对比测评,因为当地的短波中心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干扰。测评的结果将在会议闭幕时揭晓,关于测评的更详细报道稍后将发表在DXing.info网站上。

     自由亚洲电台的Andrew Janitschek是第一位在年会上介绍自己电台的广播人。随后,Jim Solatie举办了一场世界最高水平的电台鉴别比赛。比赛的奖品十分丰厚:保加利亚Radio Favorit电台提供的香槟酒、刻录有电台台呼的CD光盘(DXing.info网站有售)以及其他奖赏——这些都是为竞赛的优胜者而准备的。我应当稍带一笔:我的妻子对这些香槟酒赞不绝口……

     当天晚上,沿袭芬兰DXer聚会的老传统举办了一个热情洋溢的欢迎酒会。招待会是在一个露营地举行的。一些客人搭乘汽车去参加这个活动。晚归的活动者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大门锁了,使得他们没法进酒店。于是,要么整夜在外面游逛,要么就冒险翻越带刺的围墙——除此之外,别无选择!难以想象醉熏熏的芬兰人们最后将何去何从……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第二天见面时,却没有一个人的裤子上有撕破的痕迹。

媒体报道


     本届年会不仅受到了当地媒体的关注,也引起了国际短波界的重视。本地的主要报纸“Satakunnan Kansa”长篇累牍地介绍了远程接收活动,YLE电视新闻也对本次会议进行了报道——在晚间新闻里,YLE重点谈到了短波的衰落,预计有50万的观众收看了本次节目。

     无论是在会场内还是在场外,都可以收听到“斯堪的纳维亚周末广播”(SWR,Scandinavian Weekend Radio)。Esa Saunamaki和Trevor Twyman在会上专门介绍了这家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独一无二的私人短波电台。8月17日星期天,SWR也为本次大会制作了一档24小时的特别节目。

     芬兰广播公司(Finnish Broadcasting Company,YLE)分别用芬兰语和英语在国内节目与短波广播中报道了本次盛会。在一小时的现场直播特别节目中,播出了Christina Rockstroh的采访和Juhani Niinista(Radio Finland负责人)主持的座谈会。

     同一天,德国Rhein-Main-Radio俱乐部主席Harald Gabler发表了他对“远程接收频道”(DX Channel)的看法——这是一项通过无线电广播和因特网为DXer提供的综合服务。由Jukka Kotovirta召集的调频专家会议则介绍了芬兰FM DXer的成绩与经验。

眼见为实


     当天下午,与会者参观了设在波里Preiviiki的短波中心。这个中心由Digita管理,负责芬兰境内的广播电视信号发射。Digita由芬兰广播公司与法国TDF共建。对Dxer而言,数字更有说服力。我们从Esko Huuhka那里了解到,波里短波中心成立于1988年,占地40公顷。转播大楼总面积3347平方米,有五架短波发射机(3x500kW、1x250kW、1x100kW)与一架工作在963KHz的600KW中波发射机。所有的天线都是定向的。

     这里发射的节目信号来自赫尔辛基的YLE演播室,总共有4个通道,因此最多可以同时转播四套节目。

     虽然在外行眼里,全世界的天线看起来或许都大同小异,但是能亲眼看到这些我们赖以收听广播的天线仍是一次乐趣无穷的经历。

     到了周六,Airto Vienola向与会者传授了制作电脑音频文件的方法,来自瑞典Teracom的Magnus Wiberg则讲解了DRM的来龙去脉。Hannu Niileksela主办了一场调幅远程接收展览,Antti Aaltonen和Hannu Tikkanen一起就近年来芬兰中波DXing活动的发展状况发表了深入简出、妙趣横生的演讲。我本人介绍了DXing.info的情况,Paolo Morandotti则向听众宣传了EDXC建设的门户网站。为了进一步扩大远程接收活动的影响力,Jarmo Salmi和Simo Soininen还在专题报告中建议DXer注意收集与无线电相关的物品,比如以此为题材的邮票等。会议在演讲后结束。

     晚上的活动充分融合了FDXA和EDXC各自的传统。在酒店餐厅中举办了一场丰盛的晚宴以庆祝双方在欧洲所取得的成绩。按芬兰DX圈子的老传统,FDXA的表彰会(由FDXA主席Juha Ignatius和Risto Vahakainu共同主持)和DX拍卖会(由Raimo Kaksonen和Jarmo Salmi主持)同样不可或缺。抽奖活动则由德国之声的Valentina Jolkver主持,幸运儿们获得了由赞助商提供的接收机与其他奖品。

从埃塞俄比亚到土耳其


     周日早上的活动随着一个无线电历史展览拉开了序幕。从葡萄牙远道而来的Mika Palo介绍了埃塞俄比亚福音之声广播电台(Radio Voice of the Gospel)的历史以及对《短波指南》(Shortwave Guide)的评价,这是WRTH最近出版的一本新书。

     我本人主持了国际广播工作者论坛(the forum for international broadcasters)。与会的有IBB的Arto Mujunen、自由亚洲电台的Andrew Janitschek、土耳其之声的Osman Erkan与Engin Asena、佛兰德斯国际广播电台(R. Vlaanderen Int.)的Frans Vossen,以及德国之声的Waldemar Kramer和Valentina Jolkver。

     对于短波广播的前途,与会者众说纷纭。但是Janitchek坚信短波作为传播手段一定会生存下去。“如果想和缅甸人取得联系,有多少人会去上网?或许还没有这房间里的人多。”Janitchek如是说。

     许多广播电台逐渐减少了他们的服务,Radio Finland就是一例(您可以在DXing.info的新闻和论坛里了解到更多细节)。Osman Erkan说土耳其之声也正打算停止某些语种的广播,比如哈萨克语,从而把资源更多地使用在卫星广播上。

     Frans Vossen强调说,电台不该因为收到的反馈不佳就匆忙下草率的决定,即使那是来自某些Dxer的反馈。因为还有众多的Dxer也许会持不同的观点。“难道每个人都必须给电台写信?” Vossen质疑道。他还提到:当他还不是广播工作者而只是一个普通听众时,曾住在非洲,因为收到了太多来自苏联的邮件而险些被捕。那时的莫斯科广播电台(Radio Moscow)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国际电台(注:在冷战时期曾负有渗透使命)。提到佛兰德斯国际广播电台,Vossen说10月时电台会开通一个网站,但短波仍将是听众可选择的收听途径之一。Kramer介绍说:德国之声明年将在全球范围内庆祝50周年台庆(又有机会获得新的QSL卡了);2003年2月,电台还将从科隆迁往波恩的新广播大楼。

EDXC的黯淡前景


     8月18日星期天。刚过正午,举行了本届年会的闭幕式与EDXC的自由聚会。总体感觉是,EDXC在欧洲的同类组织里光彩渐失,前景黯淡。照此趋势发展下去,EDXC的年会似乎成了唯一有意义的活动。“俱乐部的会员越来越少……”Risto Vahakainu(EDXC的前任秘书长)说。

     为了让这次年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Risto Vahakainu做了一个幽默的音乐测验,Alan Pennington和Jorma Huuhtanen在这场恶作剧中胜出。下午两点,年会闭幕,剩下20几个与会者准备继续去爱沙尼亚旅行(包括去塔林的爱沙尼亚电台参观)。佛兰德斯国际广播电台的Frans Vossen在途中不幸弄伤了膝盖,不得不在塔林住院几天,直到回到布鲁塞尔接受手术。

     “在塔林Olde Hansa酒店的晚餐是本次会议中最棒的经历,” Vahakainu总结说,“总体来说,这次会议的议程和演讲者都让我很满意!”

会场所在地。Spa Hotel Yyteri in Pori, Finland
测试接收机。The listening shack with several expensive professional receivers was used by many DXers over the weekend.
俄国来的DXer。Two DXers from Russia; Alexander Beryozkin (left) from St. Petersburg and Dmitri Mezin from Kazan.
土耳其之声的代表。Engin Asena and Osman Erkan from the Voice of Turkey
参观波里短波中心。The shortwave center in Pori welcomed two bussloads of DXers
波里短波中心的发射机。This is where the shortwave transmissions of Radio Finland come from
Jim Solatie又喝革命的小酒了。Jim Solatie and Hannu Piirainen needed to cool off during the banquet
这些环行天线能指向任何方位。The LP antenna in Pori can be directed anyw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