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现的WPE呼号

时间:20世纪50-60年代

     无论你是否相信,在20世纪50-60年代,美国《大众电子》(POPULAR ELECTRONICS)杂志曾经为“短波监听员”(Shortwave Monitors)颁发呼号。当时,SWL只需交验5张QSL卡,就能获得这样一张印有专属呼号的证书,这些呼号均以“WPE”起头。

     据当事人Tom Kneitel回忆,在50年代中期,曾经有一位名为Joe P. Morris的DXer为SWL们颁发呼号,这些呼号均以“WR0”作为前缀。当时,申请人只需附上回邮信封就可以得到一张写有呼号的油印纸条。后来,这位DXer感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便希望有自愿者能接替他的工作。Tom Kneitel当时是《大众电子》杂志的撰稿人,他向该刊编辑Perry Ferrell建议由《大众电子》来继续这项很有意义的工作。《大众电子》采纳了Tom的建议,开始为SWL们颁发以“WPE”为前缀的呼号。这些呼号是预先设置好的,从“WPE1AA”一直延续到“WPE0ZZ”。Tom Kneitel担任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他的签名也被印在了早期的证书上。

     这项计划从50年代晚期开始实施,在SWL中激起了很大反响。1961年的春季,Tom Kneitel跳槽到其他无线电杂志担任编辑。《大众电子》重新设计了证书,新证书上抹去了Tom Kneitel的签名而以Perry Ferrell和Hank Bennett取而代之,直到这个项目的终结。

     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这段往事,请访问:http://www.qsl.net/wb1gfh/swl.html

一张WPE呼号证书。WPE certificate